MH370失聯客機已經被宣佈消失在地球上最難抵達的地方。“我們不是在大海裡撈針,我們是在尋找可以撈針的海。”
  即便是珀斯當地人,包括出租車司機在內,也少有人知道開車去皮爾斯空軍基地的路線。
  位於澳大利亞西南端的珀斯,雖然是澳大利亞第四大城市,但總共只居住著180萬人。因為人口稀疏,這座西鄰浩瀚印度洋的城市格外寧靜,被稱為世界上最孤獨的城市。而在其北部郊區的澳大利亞皮爾斯空軍基地更是少有人問津,也沒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能通往這裡,軍方有自己的車輛供軍人出行。
  不過,從3月20日開始,這裡一貫的孤獨和寧靜被突然打破。
  澳大利亞總理托尼·阿博特當日宣佈,澳方在衛星圖像上發現兩個疑似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370航班殘骸的物體。大約1小時後,澳大利亞海事局緊急召開新聞發佈會,海事局應急反應部門主管約翰·揚說,兩個衛星圖像上發現的疑似物體的地點位於珀斯西南方向約2500公里處,這一位置與之前確定的馬航失聯客機南部搜尋航道高度吻合,“這可能是我們眼下掌握的最佳線索……其可信度足以讓我們把搜尋資源調向那片海域”。
  這之後,各方搜救力量開始將衛星發現疑似殘骸的周圍海域作為重點搜尋區域,中國海軍當天立即調整搜救計劃,組織搜救艦艇編隊赴南印度洋開展搜救行動,而當時正在珀斯港口錨地停泊的中國“雪龍”號極地科考船,也隨時待命,準備在得到指令後的第一時間出發,前往發現疑似失聯馬航客機碎片的海域進行搜救。而包括澳大利亞、中國、美國等在內世界多國的搜尋軍機也向皮爾斯軍事基地集結。
  珀斯當地的一些居民開著車一路打聽過來,頭一次來到基地,隔著密密的鐵絲網看來自多個國家的不同型號的軍機在這裡起起落落。基地門口掛著禁止拍照的告示牌,但難得來一趟的居民還是忍不住拿起相機咔嚓拍個不停,也不見人出來阻止。
  背著大包、扛著攝像機的不同膚色的記者也開始多了起來。在進入大門口後的右側,白藍相間的間隔線圈出了一個1000平方米左右的區域,是基地臨時為媒體劃定的停留區。
  每一架從西面2000多公裡外的南印度洋海域飛回來的軍機都會引起記者群里一陣躁動,他們會沖向軍機偷悖髦稚閬瘛⒙家艫壬璞傅魘院茫諭艽臃尚性泵悄嵌揭恍┯屑壑檔男畔ⅰ5逄於嗬矗親蓯鞘欏6酵獾木用瘢詰彌蜒壩質俏匏棧竦南⒑螅蠶緣糜行鋈簧襠恕�
  “找到失聯客機的希望越來越大”
  夜晚的皮爾斯空軍基地多了份沉靜,呼嘯而來的澳大利亞“獵戶座”偵察機划過夜空,在基地跑道上滑行時的巨大噪音震得人耳朵微微發麻。飛機停穩後,剛剛完成了執飛任務的澳大利亞空軍飛行中尉羅素·亞當斯臉上帶著些疲憊。“搜救工作沒有新發現,期待接下來幾天搜救工作有進展。”在走下飛機後的第一時間,他不無遺憾地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這時已經是當地時間3月23日晚7時40分左右,對於在夜色中仍守候著的記者來說,這樣的消息不免讓已陷入一片無邊幽暗和沉靜的夜晚多了些傷感的氣息。白天熾熱的陽光褪去後,海風一陣陣吹過來,身上竟感覺到些許涼意。
  不過,即將過去的這一天並不完全讓人失望。
  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當天一早的表態,曾讓自MH370航班失聯以來一直處於被來自馬來西亞的各種混亂消息包圍的記者心頭一振。阿博特稱,隨著被髮現的可信線索越來越多,找到失聯馬航客機MH370的希望也越來越大。雖然記者們並不清楚阿博特這種不乏自信表態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但這明顯區別於之前的半個月里馬來西亞方面種種含糊其辭的說法。
  這種區別在3月20日澳大利亞海事局緊急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中就有所體現。儘管海事局應急反應部門主管約翰·揚也明確表示,因為過往商船上的集裝箱可能會掉落部分貨物,澳方在衛星圖像上發現的兩個疑似MH370航班殘骸的物體,不排除這兩個物體為海運物體殘骸的可能性,但他條理清晰並有憑有據的分析還是讓陷入馬方信息迷霧已久的人們,開始看到了一些比較清晰的方向。
  約翰·揚在記者會上介紹了兩個疑似物體的具體尺寸,衛星圖像顯示,兩個疑似物體尺寸非常大,其中大的那個長達24米,小的長約5米,附近還有一些小碎片。“這兩個物體尺寸‘合理’”,他說。根據波音公司網站公佈的數據,從翼展與機身寬度數據估測,執飛MH370航班的波音777-200ER型客機單側機翼長度應在27.4米左右。此外,發現疑似物體的地點位於珀斯西南方向約2500公里處,這一位置亦與之前確定的馬航失聯客機南部搜尋航道高度吻合。
  這之後,給人帶來希望或讓人感到失望的消息交錯而來。雖然信息不斷變化,但不再給人以混亂無序的印象。
  3月22日,馬來西亞官方發佈會快結束時,馬來西亞代交通部長希沙姆丁突然宣佈,中國衛星在南印度洋海域發現一件疑似物體,但尚不能確認這一物體是否與馬航失聯客機有關。
  希沙姆丁向媒體展示一位工作人員遞給他的紙條。這張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紙條上,有幾行潦草的字跡,“先生,黃大使剛纔說,他們已經收到了一張衛星圖片,發現南部走廊有漂浮物。他們即將派船前往確認。”紙條最後標註著漂浮物的尺寸:長22.5米、寬13米。這個漂浮物距離澳方公佈的疑似物位置南偏西120公里左右。一天后,法國衛星也在南印度洋搜索區域拍攝到了一些或許與MH370有關的物體。
  但3月24日下午,抵達法國衛星發現疑似物體的中國貨輪“中海韶華”輪在距離疑似物體位置點10海裡左右位置發現一漂浮物,經近距離核實為一條長約15米鯨魚屍體。而中澳兩國宣佈的衛星拍攝到的疑似漂浮物,截止到25日晚,仍未能找到。
  不過,在5萬多平方公里的搜尋海域內,開始有了越來越多的發現。澳大利亞海事安全局24日傍晚透露,參與搜救失聯MH370客機的澳皇家空軍“獵戶座”海上巡邏機發現兩件可疑漂浮物,一件是灰色或綠色的圓形物體,另一件為橘紅色矩形物體。
  澳方稱,這兩件漂浮物與此前中國軍機報告發現的可疑漂浮物並不相同,並且都在今天各方的搜索範圍內。同一天,首次在該海域參與搜尋行動的中國飛機發現了一件白色方形漂浮物。
  黑匣子電量不足兩周,“打撈和調查”難度加大
  3月25日早上,皮爾斯軍事基地一改過去連續6天的不斷由軍機滑行起飛的喧囂,各國軍機靜靜停在停機坪上。搜尋工作在這天一早由澳方宣佈暫停,原因是天氣條件惡劣。
  澳大利亞海事安全局稱,當天在搜救海域會有時速80公里的暴風,並伴有大雨和高達4米的巨浪,雲層低至200米到500米的高度。儘管澳方關於天氣原因的說明很具體,但因為這是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宣佈失聯客機MH370已在南印度洋海域內消失的第二天,外界仍有疑慮:是否搜救工作開始有所調整。
  “我們將儘快恢覆在印度洋南部海域搜尋馬來西亞航空失聯客機MH370疑似殘骸的工作。”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很快回應了外界的疑問。他還表示,對失聯客機的搜尋行動進入“打撈和調查”階段。
  但從搜尋殘骸到進行打撈和調查,每一個階段都困難重重。
  25日惡劣的天氣已讓這一天搜尋並確認與失聯客機相關的殘骸變得沒有可能。原計劃於當天一早就抵達中國空軍飛機發現的白色方形漂浮物海域的中國“雪龍號”極地科考船不得不降低航速,先在周邊疑似海域搜尋,以待有利天氣時機再進入目標位置搜尋;而正在同一海域進行搜救的一艘澳大利亞軍艦也調轉預定方向,以躲避風浪。
  相比搜尋失聯客機殘骸,搜尋兩個黑匣子面臨的挑戰更多。“黑匣子”名為飛行記錄器,共有兩個,分為飛行數據記錄器(FDR)和艙音記錄儀(CVR),它們是分析事故原因、還原飛行過程的最重要物證,也是幫助搜尋人員定位事故區域的重要工具。
  3月24日 ,美軍太平洋司令部下令,太平洋艦隊將可探測客機“黑匣子”的拖曳聲波定位儀,運往美軍正參與搜尋失聯馬航MH370客機的海域。這個定位儀曾在兩年前法航事故中幫助找到失落的飛機。但即便這個來自美軍先進的定位儀,當它搜索的過程中,面對一片從未經過探測的海床,效果難以預測。這些海床上,可能深溝遍佈,也可能是隆起的海底丘陵。
  可是關於這片搜尋海域的複雜地形情況,現在幾無海床測量數據。西澳大利亞科廷大學的海洋地質科學家萊恩·帕努姆稱,在距離澳大利亞本土較遠的南部,包括此次搜尋海域的很大一部分海域一直都沒有被測量過。澳大利亞海洋地質研究人員的圈子內流傳著這樣一段玩笑,當代繪製的這一區域地圖使用的似乎是馬修·弗林德斯船長在航海過程中獲得的測量數據,那還是在18世紀末期和19世紀初期時,當時測量的工具是綁在長繩上的沉重鉛塊。
  最讓專家擔心的是,由於黑匣子聲波發射器的電池在水中只有30天的壽命,如果要想找到黑匣子,還必須跑贏時間。但現在,留給美軍的時間只剩不到兩周,各方對於如何找到黑匣子,仍沒有釐清頭緒。
  “我們不是在大海裡撈針,我們是在尋找可以撈針的海。” 澳大利亞國防軍副司令、空軍將令賓斯金在25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如此形容搜尋工作比大海撈針還難。
  不過,雖然MH370失聯客機已經被宣佈消失在地球上最難抵達的地方,但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說,澳大利亞是離它最近的陸地,也是最有條件協助搜尋的國家。而珀斯,則是距離它最近的城市。
  在皮爾斯軍用基地,目前已停有4架澳軍P3飛機、2架中國伊爾-76 運輸機、2架日本P3飛機、1架新西蘭P3飛機、一架美軍P8飛機。26日一早,這個軍事基地將告別當天短暫的安靜,一架架飛機又將在轟鳴的馬達聲中飛向最難抵達的地方。澳大利亞海事局25日下午表示,天氣預報顯示第二天南印度洋目標海域天氣將轉好,屆時各國飛機和艦船的搜救行動將恢復。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大衛·約翰遜同日還介紹稱,一架韓國P3飛機當日會飛抵,增援搜救行動,“在南印度洋海域的搜救已成為一次大規模聯合行動”。
  在海上,被天氣影響的“雪龍號”將會穿越最後130海裡的海域,抵達中國空軍飛機最新發現漂浮物的目標的位置。而正趕往各自目標海域的中國海軍“昆侖山”艦、“海口”艦、“千島湖”艦以及“海巡0”輪、“南海救101”等,將和澳大利亞等國的艦船一起,繼續搜尋在5萬多平方公里的南印度洋海域上。(記者 徐方清 蘇潔 尹寧 吳冠雄 洪少葵)  (原標題:南印度洋搜尋失聯客機:依舊比大海撈針還難)
創作者介紹

srfzkucdthls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